logo
行业资讯 联盟服务
行业资讯

服务通道

电话:010-6566 7066

Email:member@cnesa.org

行业资讯>可再生能源出路指向储能,华能是这样看待储能技术前景的
可再生能源出路指向储能,华能是这样看待储能技术前景的
2017-11-08

导读

在可再生能源大省青海,由中国华能集团清洁能源技术研究院、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、中国能源研究会储能专委会联合主办的“2017发电侧储能技术商业化应用论坛”近期在这里举行。该论坛吸引了包括华能、黄河水电、协鑫新能源、龙源格尔木、鲁能集团等在内的发电集团及可再生能源开发商。


文 | 冰冰


华能集团清洁能源技术研究院副院长徐越在接受能见App采访时表示,青海的可再生能源仍有巨大的缺口,各种新技术的应用存在一个巨大的窗口期,其中就包括储能技术。华能清能院是华能集团公司直属的清洁能源技术研发机构,设有专门的储能研究所。


1.jpg

华能清洁能源技术研究院副院长徐越


以下为整理后的采访实录:


能见App:华能作为五大发电集团之首,对于发电侧储能的前景怎么看?


徐越:电池储能技术针对电网改善电网品质、调频调峰的需求,现在规模上还达不到要求,而可再生能源“三弃”问题值得储能设备厂商关注。尤其在青海,目前光伏是青海全网第二大电源,且缺口还很大。局部地区目前光伏的上网电价比较高,存储光伏发电高峰时多发出的电,在适当的时间反送至电网产生效益,这是激励储能设备厂商参与进来的源动力。


华能清能院是华能集团公司直属的清洁能源技术研发机构,我们设有专门的储能研究所,主要从事各种形式电池的测试、储能形式的经济性评价、光储电站建设及针对“三弃”的储能可行性研究,给集团战略层面的储能布局提供依据。除了电池这种电到电的技术,我们也在关注更广义的包括可再生能源制氢及太阳能储热技术。我们正在青海格尔木建设一期3.5MWh的分布式直流侧光伏储能示范项目,包含铅炭电池、磷酸铁锂电池等多种储能电池类型,并采用了清能院自主开发的光储管理系统。从我们前期的模型计算、测试以及项目示范来看,储能的前景是比较好的。


能见App:光伏的上网补贴正在逐年下降,对于仅提供弃光解决方案的储能企业来说,是否意味着收益的不可持续?


徐越:这个事情要从政策和技术两方面来谈。首先光伏电价逐渐萎缩是趋势,现在风电的电价比较低,就不适合配置储能。所以我们现在也主要瞄准上得比较早的那些光伏电厂,电价比较高,另外弃光比例比较大的区域也可以通过储能回收一部分。但项目规模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例如我们现在正在规划一个更大的20MWh的光储项目,就涉及到要争取相应的政策机制支持了,包括项目申请、并网流程、电价等补偿机制,对方比如政府、电网要给你什么支持、依据是什么,这些只有通过前期的试验、示范跑过一遍了,摸清双方的需求之后才能定下来。


另外从技术层面,不排除将来可能有新的技术、新的成本底线,使得眼前看来可能不会有效益的弃电回收产生效益了。当然我们不能等这个拐点去出现,对于储能厂商来说,眼前还是一步步来,在储能其它支持性细则还没出台的情况下,瞄准光储这块有回报的市场,先把储能系统的效率提升上来。现在电池企业之所以愿意在发电侧投入,是隐含了对电池成本下降曲线的考虑和期望值的,发电侧的用户规模普遍较大,把这块市场做起来,对于成本下降肯定是很有帮助的。随着电动汽车补贴的退坡,原本靠电动大巴消化的电池产能也要找到新的出口。


能见App:储能指导意见对于整个储能行业的商业化有哪些促进意义?


徐越:储能意见是一个纲领性的文件,最大的作用在于引导,引导企业包括发电厂、设备制造厂投入资金、技术、人力,进而促进储能技术的发展甚至是领先,以及成本的下降。


尽管用户侧的项目增长比较快,但电池成本降得还是相对较慢,再加上整个电池系统的造价、电池循环寿命的预期,从收益上来讲,峰谷价差也要达到一定程度比如谷电3毛钱、峰电1块钱才会有收益。所以我还没有听到有靠用户侧削峰填谷盈利的。


后续应该会有一些细则出台。目前电网侧储能之所以发展比较快,抽水蓄能容量已经位居世界首位,关键在于电网可以自己来平衡电价。但是在发电侧,上网电价是定死的,如果要发展储能就需要为储能争取额外的补偿机制,比方储能电站的电价,或类似电动汽车领域对电池的补贴,或对整个储能电站进行建设补贴,包括未来储能规模壮大了,光伏电站能参与调频调峰了,这时候电网针对调频调峰的相应激励政策是否能纳入储能,都是需要进行深度细致研究的。


能见App:从你们目前的项目经验和技术研究来看,哪种储能技术的潜力会比较大?


徐越:从技术层面来说都在发展,因为各有各的优势。铅炭电池有它成本的优势,充放强度有一定的限制,但也在提升。锂电充放速度快,另外放电的强度、次数都要好一些,但是造价高。目前也没有一个绝对的哪一个好或哪一个不好,都在发展,最终还是看市场的认可吧。


另外储能技术也面临着一些外部的竞争。在国家层面的可再生能源规划中,目前水电的经济性是最好的。青海的水电装机是最大的,截至2016年底,水电装机占青海全网50.8%,水电的缺口甚至更大,国家能源局在《水电发展“十三五”规划》中指出,2020年水电总装机容量将达到3.8亿千瓦。解决水电消纳的问题也十分关键,如果存起来就面临着怎么去产生收益的问题。根据我们的测算,水电制氢的量能够满足大规模消纳弃风弃光弃水的需求,因此氢也是我们比较关注的一个领域。制出来的氢气将来可以加入天然气管网进行消纳,还可以和当前国家新能源汽车产业战略相结合,我们现在已经和北京冬奥会合作开展了一些氢燃料电池大巴项目。但这个总体牵涉到基础设施的布局,包括加氢站、制氢站等,也还处于探索阶段。


技术都在发展,每个企业都在做自己熟悉的领域,有可能突然出现某种技术将现在还处于摇篮中的技术扼杀掉,这是很有可能的。包括在太阳能这块,光热和光伏两者都在发展。光伏前期发展得相对快一些,但光热目前也有20个示范项目在布局了,因为光热有它的相对优势,它像常规发电一样,电的品质很高,又可以调峰,另外也可以通过储能实现24小时永续运行,提供稳定电源。但是现在因为处于发展前期,成本相对比较高。光伏也在发展,光伏原来的缺点就是白天有、晚上没有,要是存起来成本就更高了,但是光伏本身造价在下降,另外电池的价格也在下降,到全部可以存起来的时候,且成本比光热要低或可以竞争的话,光热就没有这个空间了,可能就会错过这个窗口期了,窗口期可能就这两年。